网商群体的商业形态,其诚信结构与传统的商务活动有所不同 以“变革·融合·重构”为主题的2017中国新零售大会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时评 > 内容

话说金梅论时局,看看这篇文章你会了解很多

12

《金瓶梅》第七十八回有一万八千字。影评人张敞说这回很重要,它描写了西门庆的商业帝国大厦将倾、生命油尽灯枯的前夜。此回合大家都在过年 ...


《金瓶梅》第七十八回有一万八千字。影评人张敞说这回很重要,它描写了西门庆的商业帝国大厦将倾、生命油尽灯枯的前夜。

此回合大家都在过年。过年是大热之事,人之将死,却是世间最冷的。只是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有些祸福的降临,本就毫无征兆。

所有人,包括33岁的西门庆在内,都对未来茫然无知。他只是觉得“这两日春气发也怎的,只害这腰腿疼”。

西门庆原本是个小药材商的儿子,通过走野路子——出卖色相讨有钱的老婆,以及巴结京城当朝权贵,四五年里迅速崛起为山东首富。到了第七十八回,清河放眼望去,已没有什么官他拿不下,没有什么财他挣不来,没有什么色他征服不了。

孙宏斌前几天在亚布力说,人生最大乐趣就是找对象。在西门庆眼中,性也是人生的唯一的乐趣和目的。明知道是饮鸩止渴,也无法按捺自己的欲望。

当他被色欲财欲吞噬的时候,他的人生也终于要结束了。西门庆就像一匹不断追逐猎物的猎犬,在野路上跑了几十万米,生命最后一百米还在惯性下狂奔。目眦俱裂倒在路边,将是唯一下场。

看你包叔昨天写的大师王林的好基友王永红时,引用过《红楼梦》第一回合癞和尚的诗:

好防佳节元宵后,便是烟消火灭时。

都说年关难过。但曹雪芹说,正月也很熬人的,经常发生一些波澜壮阔的事,比如西门庆就没有熬过正月。

昨天是妇女节,也是正月二十一。八百九十九年前的正月二十一,西门庆停止了微勃。兰陵笑笑生让他精尽人亡,倒在一个妇女身上。

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但很多时候,影响人生命运的,不在于某些重要关头重大事件,而在于一些很无谓的事情。连一个巴掌、一起车祸,都曾葬送过一批人。

在《金瓶梅》里,葬送西门庆的,也不是武松,而是潘金莲信手掏出来的三颗胡僧春药。

有本研究人类春药史的书叫《伊索尔德的魔汤》,开篇写到:

世界的初始,就是一次极度的性高潮。

对于西门庆而言,他的世界末日也是一次极度性高潮。为了更极乐点,潘金莲把剩下的三颗春药一股脑全塞西门庆嘴里。

没过多久,被喂多了春药的西门庆哆嗦了下,就去了西方极乐世界。同样上了西天的,是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商业帝国。

这就是所谓的风起于春药之末。对一家公司、一个组织而言,何尝不是如此。跌宕起伏的2017年,我们可以看到富豪们的上百种哆嗦。如鱼儿穿过千层网、伍子胥过昭关。

二零一八年的正月,同样发生了一些波澜壮阔的大事。一位跟诸多中国人民老朋友谈笑风生的石油富豪被失踪了;一家善讨老婆善走野路的保险巨擘身陷囹圄;接着就是一位提倡“尊严死”的老人,上厕所时说了一句“我不好”,仓促离世。

王小波先生很早以前说过:

人活着就是为了忍受摧残,一直到死,想明白了这一点,一切都能泰然处之。

人活着就是为了忍受摧残。西门庆活着就是为了忍受哆嗦和做白手套;老人活着就是为了忍受站台;兽爷活着是为了世界和平。

一想到这些,不管未来发生什么,我们都能泰然处之了。


1


短短几个月,灯火下楼台。

上周兽爷听朋友说AB被接管了,第一反应是“黄晓明老婆被接管了?”

后来才看到,某小镇青年因涉嫌集资,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,公司也被接管一年。

这些看上去最不可能发生的事,也终于发生。但其实123天前,我在朋友圈里碰巧预言了它们的发生。


斯人已锒铛入狱,几年前他在哈佛的演讲也成为笑话:

在村里看到的就是村姑小芳,在巴黎看到的就是蒙娜丽莎,在全球就看到全球的机会。

回过头看,就算是西门庆在巅峰状态时都对自己和环境都存在认识不足的风险。

你是谁?你从哪里来?你到哪里去?这三个问题具有重大意义。

据说很多人的霉运源于去了趟风水不好的哈佛。王石在独立女性田小姐的撺掇下,去哈佛上了个学,练就了一手“红烧肉”的本领,回来就深陷宝万之争;老王在哈佛演了个讲,回来几年后,折腾得搭进了大半个公司;小镇青年去哈佛“求贤”,几年后更惨。

今年情人节前夕,HH老板陈峰也去了一趟哈佛,给一百多个学生讲了HH的国际化布局。

后来你们看到了。HH过去一个月一直在甩卖各种能够卖出去的资产。

在陈老板去哈佛的前夕,连兽爷都收到了甩卖信息。在驻马店老家农村信用社卖万能险的王二狗给我发消息说:

我们在帮HH卖手里的资产,包括伦敦、纽约、芝加哥的office building,巴西航空公司,香港启德的地,境内境外所有房地产项目,德意志股权等等。兽爷在北京有大佬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联系我,价格可以报。



兽爷端详了下二狗的微信头像,中原五官,有一种驻马店人民特有的质朴香气。于是给他回了一条消息:

要老陈顶住!领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我已协调了杰克马、波尼马、彼得马、斯克马和建林马组成无码财团,联合收购HH!这段时间先忍辱负重。

前几天因为拖欠多笔航油款,HH被供应商“断油”了。

在此之前,他们其实已经被民航部门约谈,催交民航发展基金,否则“后果很严重”。

在昨天,他们又把香港启德第三块地卖掉了。

很多HH中层年前没有拿到年终奖。他们投的某宝汇到期后只给利息,本金继续延期一年。

HH的自救仍在继续,但政策已给他们撕开了一条生路。据外媒报道,银监会要求包括国开行、中行、建行在内的几家银行继续向HH提供运营资金。

春节前,中信银行也给了HH200亿授信。中信银行是资金界的风向标,当年曾救恒大许家印、佳兆业郭英成于危难之中。

HH的危机似乎将告一段落,AB的事情刚开始,但又有一个大鳄被推到风口浪尖。3月初,财新称,一位跟诸多中国人民老朋友谈笑风生的石油富豪被调查了。

这个福建小山村里走出的孩子,发誓要在全世界为大国争取油气资源。从黑海到地中海,从高加索山到亚丁湾,都留下他的印记。如果不是出了猪队友,他还能远赴非洲拿下乌干达和乍得的石油资源。

按照财新的意思,他也难逃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。但后来该公司辟谣称,财新的报道没有事实依据。


2


昨天看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项研究,说中国身价过亿的富豪如今最大问题,是缺钱。

看了这个研究,月薪两千八的兽爷顿时安心了好多,贫穷能让人少了很多烦恼。

但现在,就算给这些富豪能挣几百个小目标的机会,就算给他们耳边天天播放着毛不易的歌曲:“像我这样优秀的人,本该灿烂过一生”,他们脑海里,估计还是会浮现历史上无数的悲催名人:Simon庆、沈万three、胡snow岩……

风流被雨打风吹去。中国商业版图正发生着二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变局。复星难以复兴,AB也无处安放,还有石油富豪和老人的经历,都象征着中国商业“传奇”辈出的大时代落幕了。

中国商业野蛮乱象的根源,就是里应外合。庞大金融集团的另一个属性,都是庞氏金融集团。站在高高的杠杆上,睥睨众生。

前不久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还公开说,很多民营财团其实是浅红色财团,他们跟官员有很多联系,下一步要对这些财团进行公司治理改革。

所以你是怎么一口吃成胖子的?你钱从来的?到哪去了?谁给你的监管绿灯,都是要治理,要改革的。

所以从严治党,永远在路上。历史转折中的大国,什么大鳄妖精害人精,什么浅红色财团,未来都不会再有了。

这届在万众期待下火热召开的大会,也发生了二十年从未有过的大变局。过去几年中国房地产业的代表,建业的胡葆森、星河的黄文仔、复星的郭广昌、华夏幸福的王文学、富华的陈丽华、泛海的卢志强、香江的刘志强、隆基泰和的魏少军、泰禾的黄其森、亿达的孙荫环和冠城大通的韩国龙,都没出现在大会堂。

同样没能来的,还有越秀的张招兴、保利达的柯为湘、保利的贺平和陈洪生、华侨城的任克雷、澳门新建业的吴立胜、香港瑞安的罗康瑞、香港新世界的郑家纯。

当然,这些地产商有的也许是响应政策,忙着去杠杆、忙着处理海外的资产、忙于应对调控给自身公司带来的冲击。

不过,苏宁张近东今年却成功进阶,当选了全国人大代表,他感慨说:

能够当选人大代表,非常激动,也深感责任重大,这是对我15年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一种肯定,更是人民赋予的信任与期待。

这次参会代表层次之高,议题之丰富,也是过去多届没出现过的,体现了有关部门的高水平。金融和地产背景的大佬渐渐远离舞台中央。个人财富排名居前400位的顶级富豪中,55人为代表、委员。

互联网企业家的总财富,历史第一次超越了房地产商人。

旧玩家慢慢离场了。


3


十年前,全国两会里的互联网大佬只有陈天桥。

五年后的十二届,马化腾、雷军、李彦宏虽然跻身,但互联网行业依然显得力薄。

这次不同了。除了雷军、马化腾等连任,拿到十三届入场券的还有刘强东、丁磊、周鸿祎、王小川等。

除了最会表演的马云。2012年后,马云在地方两会代表及委员候选名单中再也没出现过。他也从未参加过全国的大会。据说杰克马曾私底下对朋友说:

我一不政协、二不人大、三不党代表。我们要跟政府恋爱,但不要跟政府结婚。

这种心态不是一般大佬能够有的。所以兽爷一生都服姓马的人。第一个马化腾改变了我的交流方式;第二个马蓉颠覆了我的人生观;第三个马赛克阻止了我对人类文明的探索。

第四个就是马云。他教会了我中国功夫,和吹牛逼。

和老王、陈峰、石油富豪一样债台高筑、但买下戴姆勒9.69%股权的李书福,却光荣当选十三届人大代表,这也是他连任三届政协委员之后的新身份。

李老板曾跨着背包给人照相,创业后名片印着是冰箱厂厂长。如今头衔已鸟枪换破,变为奔驰母公司的最大股东。

80年代后期,李书福与兄弟李书芳、李胥兵、李书通合办了生产冰箱蒸发器的工厂。彼时王健林还是大连西岗区办公室主任。他们都没想到自己几年后会投身房地产。

1992年,李书福带着数千万元赶赴海南炒房地产。他在海南呆了两年,做了什么项目,后来很少向外人谈起,在他个人介绍中,这一段也被省略。

几乎同时间,王健林的房地产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从此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

在海南据说李书福赔了几千万,人都差点回不来了。这段经历给他最大的教训就是:

我只能做实业。

后来李老板果然转行去做了汽车。1996年,吉利成立,业务是摩托车。两年后,第一辆两厢“吉利豪情”车上市。但直到2010年收购沃尔沃,吉利一直都是中国低端制造的象征。

其实吉利真正做强,仍然是靠买买买。虽然这只是李老板迈出的一小步,却是中国制造业的一大步。

2017年6月,吉利凭借海外收购再次进入公众视野——吉利宣布收购马来西亚DRB集团旗下宝腾汽车49.9%的股份,及豪华跑车路特斯51%的股份。

然后是2017年11月,吉利收购了美国最大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。再接着,又是获得沃尔沃母公司8.2%的股份。所以说,并不是说不能去海外并购,而是要看到底应该买什么。十五年前,领导视察吉利汽车就表态了:

像吉利这样的企业不扶持,还扶持谁?

十七年前,李书福在央视上舌战群儒——你说我是疯子,我认为我不是疯子。如今李老板用自己在庙堂和商界的表现回应了所有的质疑。到现在,连柳传志也坦承自己曾经错看了李书福。

当然,柳传志并不是第一次看错。他当年曾亲手把贾跃亭带进中国企业家俱乐部,并强力推给孙宏斌。

所以地产的时代、金融的时代,都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吉利、富士康的受重视,意味着高端实体经济的时代到来。

会议前夕,兽爷查了下银行卡里还剩二百块钱,默默在淘宝买了个吉利车的冰箱贴,就像八百九十九年前西门庆在正月里贴春胜一样,把它贴在冰箱上。

七十八回的最后,西门庆心目中的女神蓝氏出现了。身体疲劳不堪的他,本在酒席上打鼾,被应伯爵叫醒后,竟然下席,偷看蓝氏上轿。

张敞说,这是一段悲呛的描写。西门庆不可能再会得到她。正如他没得到王三官儿娘子黄氏,也没有等到楚云。他筹备好的古董买卖,批文下来了,他也终于没有能做成。人想做的事情所需的时间,永远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长。

到了真正意识到“我不好”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这世界既有轮回,更有因果。 建议和投稿
相关阅读
新闻推荐
图库